您好,今天是2019年10月12日 星期六

中外合作園區發展的新定位與新功能

發布日期:2018-09-12 瀏覽次數:635

國內各類產業園區的中外合作開發,起自上世紀改革開放之初的開發區建設。或許是由于國門打開,我們初次見到了如此多的好經驗、好方式和好技術;或許是搞開發區對中國人來說,那時還是個全新的課題,需要一些借鑒的模式和樣板做示范。總之,改革開放之初的中國,正是需要學習國外的新技術、新方法、新理念、新模式。上世紀90年代初的中外合作園區開發,還大多局限在園區規劃與設計、產業引進與配套、建設管理與咨詢等方面。1994年,中國與新加坡合作開發的蘇州工業園區算是首開先河,但由于當時國內外工業化水平和管理理念與方式的較大差距,沿海沿江中心城市雖然多有中外合作開發的嘗試,但并沒有帶來這一合作方式的普及和推廣。直到2013年,習總書記提出中國“一帶一路”發展戰略構想后,中外合作園區又一次以“引進來和走出去”的方式,出現了新一輪的發展契機和熱潮。

一、改革開放經歷過的中外合作開發模式

國內的開發區建設,自1994年出現中新合作的蘇州工業園區起步,陸續出現了中外合作開發的產業園區和科技園區。回顧其20多年來的經歷,大致具有以下特點:一是整建制、大規模的中外合作產業園區開發個數很少。小園區、園中園,或者合作開發產業社區型建筑的項目比較多;二是在沿海沿江省份,這類中外合作開發的項目要多一些,如江蘇、浙江、山東、廣東、上海、天津等。而在中西部省份,中外合作開發的產業園區比較少;三是開發區建設初期采取中外合作開發的園區項目比較少,2013年以后中外合作的園區逐步多起來,大約占到目前中外合作園區總數的80%以上;四是我們與發達國家合作的園區開發項目比較多,而與發展中國家合作的園區開發還比較少。比如合作的國家有新加坡、德國、英國、法國、美國、日本、韓國、意大利、芬蘭、奧地利、瑞士等;五是采取引進模式合作開發的園區居多,包括咨詢顧問、規劃指導、海外培訓、吸引投資等,而由外商獨立運行、采用國際品牌、或者國內企業“走出去”的產業園區還比較少。所有這些現象都集中地、準確地反映了我國城市化發展的不同階段;市場化程度的日趨完善;和工業化水平的逐步提升。

這些中外合作園區,對于我們開發區學習外國的城鎮規劃經驗、完善社會服務方式、促進現代產業升級、提高法制配套環境都起到積極的推動作用。但由于最初的合作方式、文化交流與利益協同不夠充分或存在差距,也出現了主體不對稱(中方政府對外方咨詢機構)、訴求不協調(中方希望實現招商引資,而外方希望發展城市房地產)、和標準不一致(中方關注合作企業的技術先進性、外方關注本國產品在中國的市場規模)等問題,使一部分中外合作園區僅僅停留在合作協議和規劃圖紙階段,沒有最終實質上啟動推進。正反兩方面的經驗教訓告訴我們,采取中外合作方式,進行產業區、工業區和科技園區的開發建設,對于我們借鑒發達國家的工業化發展經驗和城市規劃方式、引進更為先進的科學技術、學習先進的管理理念和掌握現代產業發展過程、提升我國的戰略型新興產業發展速度、完善和提升我國的生產性服務業和城市化配套服務水平都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但我們也充分認識到,通過中外合作開發產業園區,學習、借鑒和引進海外先進的城市化和工業化經驗,一定要與自己的目標、基礎能力和現實條件相結合、相匹配、相對應,離開了與本國、本地區實際情況相結合,再好的經驗也會成為無本之木、無源之水,也往往事倍功半,難以收到好的效果。

二、“一帶一路”戰略發展下的中外合作園區

2013年9月—11月,習近平主席在出訪中亞和東南亞國家時,提出了中國發展“一帶一路”的構想,由此得到國際社會的廣泛關注。這一建設性構想逐步發展成為國家戰略,并正在對世界格局和經濟全球化產生著深遠影響。國內許多城市自2014年起,都在為服務“一帶一路”戰略積極謀篇布局;許多沿線國家也在為響應“一帶一路”戰略而提出本國的對接策略和措施。其中國內最顯著地戰略舉措就是大力興辦自由貿易試驗區和中外合作園區。據不完全統計:除國家批準建設的11個省(含直轄市)的國家自由貿易試驗區的數十個分園區外;目前,我國80%的中外合作園區也都是在2014年前后陸續設立的。這一輪中外合作園區的興辦,在園區定位與功能上:開始注重產業與城市的融合;突出產業鏈的分工與合作;強調先進技術的引進、消化、以及國內企業開始對接國際產業標準,并積極擴大中國產品的海外市場規模(份額)等。其中,“引進來”的中外合作園區開始注重國內傳統產業的更新改造、新產品的合作研制開發、合資企業技術與產品的本土化。如中德沈陽高端裝備制造業園區、中德青島、中瑞鎮江、中奧蘇通、中法沈陽、中法成都、中意海安、中意余姚、中芬北京等園區。這些由國家或省市政府層面推動的國際合作園區,已經開始體現出中外合作園區的功能提升。而“走出去”的中外合作園區,則更加密切了中國與“一帶一路”國家的經濟技術合作、中國與發展中國家的技術、產能與資源的交流互補、國家間的文化與科技的合作交流等。如中國與馬來西亞合作的廣西欽州產業園區+馬來西亞關丹產業園區(兩地雙園)、以及中印合作、中越合作、中吉合作、中巴合作、中捷合作、中瑞合作等園區,這些真正“走出去”的中國企業和建設的海外產業園區,真正體現出國家間經濟合作、互利發展的新定位和新功能。為推進經濟全球化、文化的交流與包容、建設利益共同體發揮著重要作用。

三、中外合作園區正在伴隨中國企業走向世界

中外合作園區發展熱度的再次提升,不僅是由于中國經濟發展驅動力的轉型、轉變和產業化水平提升所致——即從過去的引進、模仿、跟隨式發展,正在逐步轉向跟隨、并行、創新式發展;也是“一帶一路”發展戰略開始將中國經濟和產業更加廣泛地融入世界,進而使世界經濟秩序和格局正在逐步發生演變——出現并形成新興的利益共同體的趨勢。這種難得的發展機遇,正促使我們既要努力發展好自己的產業基礎,提高本國的工業化和科學技術創新能力和水平;又要不斷提升和擴充中外合作園區的技術層級、發展空間和運營水準,使其真正成為國家間、地區間、城市間、企業間、乃至技術團隊間,開展合作與交流的平臺和橋梁。在不斷提升各類中外合作園區的開發質量、合作廣度、運營效率、以及產業能級和研發水平的過程中,筆者認為應當在以下幾點上有所進取;  

1、國內的中外合作園區,要進一步推進投資貿易的便利化

由機場、高鐵、高速路,港口、貨輪、地鐵、城際軌道構成的交通骨架,形成了人員與貨物運輸的快速系統,為貿易便利提供了國家間、城市間的硬件連接。自由貿易試驗區正在努力改革和提高國家間投資貿易在制度、監管、金融、海關等方面約束條件的便利化。便利化狹義上講,就是合作園區的營商環境,廣義上理解就是園區的綜合配套服務水平。綜合配套服務要有利于產業發展和投資貿易,有利于不同民族、不同文化、不同企業、不同消費群體的需求、標準和市場,這正成為中外合作園區面臨的國際化要求。

2、國內的中外合作園區,要為提升產業創新能力和人才培養創造條件

在發展定位上,國內的中外合作園區大都在區域發展層面上有著明確的目標。并力求著眼國際水平,聚焦高端產業、突出創新驅動、提高自身企業和產品的國際競爭力。在園區功能上則應當考慮,由傳統園區向科技引領型、信息型、智慧型園區轉變。努力增強園區的科技創新能力,重點拓展園區的研發功能和成果轉化能力,這些將成為中外合作園區關注的重點。而各級各類人才則將成為決定未來中外合作園區發展的核心能力。

3、海外合作園區,要為各國經濟發展提供更多的公共產品

隨著全球經濟的不斷發展和標準化生產的日漸普及,以金融服務、信息服務和專業服務為主要內容、具有現代經濟特征的生產性服務業迅速發展起來,正成為推動地區經濟發展的重要動力。“走出去”的國內企業不僅要關注產業、產品在海外的市場與規模,更要注意導入帶動地區經濟發展的公共服務設施、幫助創立或與外方合作發展生產性服務業,全球產業的發展離不開相應的生產型服務業的配套與支撐,培育建立生產型服務業共享的平臺和體系,也是國際化產業園區發展的重要趨勢之一。

4、中外合作園區,要成為國家間合作交流的橋梁和平臺

以和平、發展、合作、共贏為主題,通過“一帶一路”建設,有利地促進沿線各國經濟繁榮與區域合作、不同文明互鑒與文化交流,進而促進世界各國和平發展,是一項造福世界各國人民的偉大事業。我國提出的共商、共建、共享原則,正通過“一帶一路”建設,積極推進沿線國家在發展戰略上相互對接、投資貿易上相互補充、產業提升上相互學習、配套服務上相互借鑒。海外合作園區可以成為中外文化交流的友好使者,相互合作的示范園區、互通有無的紐帶橋梁,為促進國家間成為政治互信、經濟融合、文化包容的利益共同體、命運共同體和責任共同體做出自己應有的貢獻。

后語:中外合作園區之所以具有廣闊的發展前景,關鍵在于它迎合了眾多發展中國家渴望提升本國經濟發展水平、掃除國家和地區貧困現象、構建平等、友善、合作的,新的世界經濟秩序的訴求。中國作為世界上最大的發展中國家,通過發展中外合作園區,將會進一步推進“一帶一路”——“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發展,在這種戰略機遇中,也為中國企業和開發區的海外發展帶來了商機。

返回頂部
头彩网